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梁山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13:43:0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梁山白癜风医院,公主岭白癜风医院,汤原白癜风医院,哪里治疗白癜风安全,古县白癜风医院,云南能否治白癜风,保健品能治疗白癜风吗

文/王开岭

草长莺飞二月天,

拂堤杨柳醉春烟。

儿童放学归来早,

忙趁东风放纸鸢。

——(清)高鼎《村居》

风筝古称纸鸢、风鸢、纸鹞或鹞子。我尤喜闽南一叫法,“风吹”,名起得懒,倒也传神。若叫“乘风”,是否更好呢?我拿不准。

当纸片儿腾空而起,你会浑身一颤,呼地一下,整个心思和脚跟被举了上去……飞啊飞啊飞,你成了风的乘客,腋下只有天,眼里只有云……你脱胎换骨了,精神轻盈似烟,内心生出了羽毛。你不再是一个深刻的人,你失重了,你变轻了,体内的淤堵通了,块垒和板结碎了……

别了,浑浑噩噩。别了,尘世烦忧。

谁之伟大,发明了这乘风之物?

第一次把思绪送出这么高、这么远,我将地上的事忘了个干净,连自个都不存在。那风筝,仿佛是心里裁下的一角。

什么叫远走高飞、腾云驾雾?什么叫心驰神往、目眩意迷?

你快快放风筝去吧。其实是让风筝放你。

春天来了,我怎么闻讯的呢?

依据不是变柔的柳条,亦非迎春和桃花骨朵,而是冷不丁瞅见一两尾纸鸢在天边游。

春天,尤物一般,就这样突然扑了过来。

风筝,是春的伴娘,是春的丫鬟,也是春的间谍,是它泄露了情报。

“江北江南低鹞齐,线长线短回高低。春风自古无凭据,一伍骑夫弄笛儿。”(徐渭《风鸢图诗》)古时候,风筝是缚哨带响的,所以又称“弄笛”。

在老北京,凡扳着手指数日子、喜欢引颈望天者,一定是风筝客。他们不肯错过一寸早春。一定要到半路上去等、去迎,然后大声宣布自己第一个遇见了春天。否则,他们不原谅自个。

我在玉渊潭湖堤、故宫护城河畔,见过很多精神矍烁的老人,提马扎、携干粮、带墨镜,从早到晚神游于天际。

他们望风,听风,嗅风,捕风,乘风,追风。一辈子爱风,胜过怜老婆疼儿子。

他们红光满面、气定神闲,一看即活得飘飘袅袅之人。“鸢者长寿”,这话没错。

每次途经,我都羡慕一阵,搭乘一会儿老人的快乐。我都会想起“莫负春光”一词。不知为何,我一直没想过要亲手放风筝。

直到某天,猛然意识到自己临近不惑(这个被我掉以轻心的残酷事实),竟然还未放过风筝,还没牵过一样会飞的东西!眼睁睁、干巴巴瞅了四十年,竟没亲手拉扯过春风……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个不及格的春天爱好者。

那个春天,我总共牺牲了三只风筝。

一只是拔河比赛我故意输了,我把它送给了风。

一只是风向突变,不幸坠地折翅,香消玉殒。我悲愤地想起孔尚任那首鸢诗:“结伴儿童裤褶红,手提线索骂天公:人人夸你春来早,欠我风筝五丈风。”好孩子,骂得好,该骂。

一只是飞到附近的村庄,挂在树上,我只好将线剪断,几秒功夫,呼地一下,风就把它接走了,不知藏到何处去了。

春天来了,你一定要跑去打招呼,你一定要放风筝。

不,你一定要让风筝放你。把你放得悠哉游哉,从城市的罩子里逃出去,看一看蔚蓝,追一追神仙,呼吸一下晴空与辽阔,住一住云上的日子……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新乡白癜风医院